2020年3月1日 星期日

【艦これ】【赤翔赤+瑞加賀】現在簡單式5

跑一跑赤翔線,這章沒有瑞加賀。
─────────

  5.

  翔鶴對著行事曆塗塗改改,累積的休假已足夠她給自己安排一趟短期旅行了,她將新增的假期天數補記下來──那是用赤城強行要她加班的血汗所換來的補休。闔上筆記本,她接著抽出公司制式的假單,一筆一劃用力把字刻上去,心裡無奈想著她的老闆最好准假,要是她不准假,她就要壓著她的手逼她簽字准假,並且逼那個人發誓這次絕不食言──當然終究只是想想而已,懶得發脾氣變成習慣了就是一種病,得治,沒去治它,就會變得越來越嚴重。
  她最後一次確定了和瑞鶴約定好出遊的日期,把行事曆和假單都擱到一旁,掀起筆電,配著午餐的三明治專心將上午做好的四份會議摘要檢查分別兩遍,接著寄出副本給幾個相關人,再列印出來,裝進透明夾中,三明治也吃完了,她看看錶,收拾好辦公桌和公事包,去茶水間沖了兩杯茶,端著它們敲響了飛龍辦公室的門。
  「翔鶴嗎?」
  「是。」
  「請進吧。」
  翔鶴帶上門,飛龍又朝她比了個抱歉的手勢,說:「等我一下喔。」她於是把杯子放下,自己在角落的椅子坐下。飛龍聚精會神盯著螢幕,大約半分鐘過去,她放在手邊的胡蘿蔔造型計時器響起來,才移開視線,將它按停,轉往翔鶴這邊。
  「久等了。」飛龍拿起茶杯朝翔鶴舉了舉,邊接過她遞出的透明文件夾。
  「剛剛的那是什麼?」
  「番茄鐘工作法喔,」飛龍說,翻開她做的會議摘要瀏覽起來「妳可以去查查看,很有幫助。」
  「飛龍さん…總是很積極呢。」翔鶴直白地給出讚美的感想,其實不太擅長與人相處的她把這話說得稍稍生硬,不過她與飛龍已是十分熟稔的前後輩了,交流起來沒有那些顧慮。對方也是,笑了笑,半開玩笑地答:
  「因為我的夢想是擁有很多錢和漂亮的大房子呀。」
  翔鶴微笑,心裡明白飛龍是「需要」很多錢和安全的房子。對方迅速翻完了那份文件,一口氣喝乾茶杯,說:「沒問題,我這邊確實收到了,辛苦啦。」
  「給我就好。」順勢接過飛龍的空杯,翔鶴起來,朝前輩彎彎身,抱著公事包和茶杯離開辦公室。
  茶水間內傳來模糊的人聲,翔鶴止住腳步,特意清了清喉嚨,聲音頓時停下,不幾秒兩個人影低著頭走出來,朝她畏畏縮縮地招呼一聲「秘書好」,便飛快離開了。聽不清他們在嚼什麼舌根,翔鶴也不想聽清,職場中有些事不知道是最好的,免生是非,這可不是她膽小怕事吶,她一個沒讀過大學的社長秘書、上一份工作是替人擦皮鞋,在公司裡還有什麼難聽話沒見識過呢;假如她外貌平庸,傳言或許還會收斂一些,這是她倒楣的地方;又假如她是個Omega,那些言辭恐怕會更加惡毒,這又是她幸運的地方。
  進公司的頭幾個月簡直就像電視劇一樣精采,現在回想起來,倒有餘裕看作一場笑話。那時候飛龍就對她說過了「我們Boss看人是看實力的,加油喔,翔鶴。」,蒼龍也在認識的第二天起就直呼她的名字,由於蒼龍是美術宣傳課的小寶貝,整個行銷部也步調一致地對她友善起來──蒼龍待她,就像飛龍待她那樣好,若不是總要顧著禮貌保持適當距離,兩人之間肯定會更為親密的吧。
  這麼看來,最不負責任的反而是那個誰也搞不懂、專斷獨行的社長了。破格任用她這樣的人,卻又不去處理那些後續效應。
  翔鶴推開社長辦公室的門,赤城把兩腳交叉擱在桌上滑著手機,她見怪不怪,取出要提交的報告,連同自己的假單──特意放在最上面了──塞進桌面所剩無幾的空間。
  「…妳有事情啊?」赤城從手機後面探出頭來,眼神停在假單上。
  「是。」
  「什麼事?」
  「私事。」
  「不會再找妳麻煩了啦,就告訴我?」
  「……約好了要跟妹妹一起吃飯。」
  「只是吃飯嗎?」
  「…順便去玩一玩。」
  「去哪裡?」赤城放下腿和手機,抽出鋼筆,把假單挪到鼻子底下細看「…只請八號?就玩三天嗎?」
  「新潟泡溫泉而已,三天足夠了。」
  「夏天還泡溫泉啊?」赤城簽了字,微笑問。
  「我覺得沒有關係啊。」翔鶴眨眨眼,在沙發上端正地坐下。
  赤城靠回椅背中,雙掌併住抵著下巴,八月八號她正好要赴一場勢必會很冗長的飯局,九號也安排了行程,要招待從美國遠道而來的一位代理商吃壽司,翔鶴缺席似乎也沒什麼不方便的,當然,這是以她的特殊目的為前提之下的考量,而非工作上的考量。看著翔鶴已經掏出筆記型電腦,準備開始下午的工作,她出聲阻止:「等等…收一收吧,妳跟我出去。」
  「咦?」
  「禮拜六我不是要帶美國老頭觀光吃飯嗎,妳先跟我去看看餐廳。」
  「可是您早上不是說今天得核對完上個禮拜──」
  「沒關係,」赤城打斷她,一面撥通手機「我叫野分來算。」
  眼看老闆已經下了決定,背過身去講電話,翔鶴只好把電腦和文具們都收回去,回自己的小辦公室取外衣,再返回,看到赤城已經等在門外,神情如常地穩重,卻又隱隱透著一股催促,翔鶴跟擦身而過的野分點了點頭,目送後者進入社長辦公室。沒等她來到身邊,赤城便已經走了起來,翔鶴小跑著追上她,兩人搭電梯下樓,走面對巷子的小門出去,赤城的座車已經等在路邊,紅頭髮的司機靠在車門上,見到她們,很快替兩人開門,翔鶴原想坐進前座,然而嵐已經替她打開了後座的門,只好跟赤城一同待在後面了。
  「去鮨小泉嗎?」嵐伸手整整領帶,又調了調後視鏡,從那裡面看她們倆。
  「對。」
  「不需要預約嗎?」翔鶴問,畢竟事出突然,她也十分確定自己沒有替赤城預約過今日的席位。
  「不行就現場等吧。」
  「……」那也要人家有接受現場候位才行啊!翔鶴默默掏出手機「知道電話嗎?」她問,嵐從椅背前遞了張名片過來,她撥給料亭詢問,所幸在這奇怪的時段客人稀少,店家方面也沒有不接待散客的規定。
  莫約二十分鐘車程,她們到了,鮨小泉的隔壁是一家沒那麼昂貴的天婦羅專賣店,赤城首先去那兒買了一個便當給即將留守在汽車內的嵐,說沒那麼昂貴,是跟鮨小泉相比而言,看著那一個要價兩千日圓的便當,翔鶴腦內不由自主地自行換算起來:若是這兩千元拿來當作自己和瑞鶴的伙食費,大約可以吃幾天呢?
  穿著正式和服的中年女子招呼她們坐進包廂,果然是因為要招待外國人吧,才選了這樣的店,儘管已經跟著赤城在應酬中拜訪過許多餐廳,這裡翔鶴還是第一次來。她打量環境,跟在老闆之後坐下來,說:「既然是美國人,是不是坐吧台的位子比較好?可以看到師傅工作。」
  「對方年紀蠻大的了,我覺得還是坐包廂。」
  翔鶴點點頭,拿來桌邊的小冊子,翻開發現那不是菜單,而是酒單。赤城把頭湊過來,似乎很快就定下了選擇,轉而問她:「妳也喝嗎?」
  「…欸?我沒喝過酒。」
  「等等,妳是十九歲還是二十歲啊?」
  「二十。」就快要二十一了。
  「那就是成年了嘛,怎麼樣?」赤城興致勃勃地翻著酒單「可以報公帳喔。」
  「用公款喝酒不好吧?」翔鶴說完,才意識到對面的這個人好像就是「公款」的主人。
  「怎麼會?妳以後也得跟著我到處應酬的啊,最好練習一下,以後我就不用再幫妳擋酒了。」
  翔鶴默默吃了一驚,這意思難不成是赤城一直以為她還沒滿二十歲,便一直在幫自己擋酒嗎?來不及細想,剛才的中年女子敲了敲包廂門,進來詢問她們的需要,赤城自作主張地點了最高價位的二人份無菜單料理,還有酒,聽起來也是給兩個人喝的。
  服務人員一離開,翔鶴立刻緊張道:「點那麼多要是吃不完怎麼辦?」
  「怎麼會吃不完?」
  「剛剛才吃過午餐的不是嗎、您沒有吃嗎?」
  「我有吃啊。」赤城一臉這又有什麼問題的表情,害得翔鶴很難再追問下去,她笑了笑,又說:「別擔心,妳吃不下的,我都能吃掉。」
  「呃……」
  「錢的事也別在意了。」
  「…粗鄙如我就是很心疼那些錢啊!」翔鶴皺著臉說,大概也有一絲玩笑的意味,赤城被逗得很開心,拿出手機來拍包廂裡面,翔鶴看著老闆的一舉一動,心想這個人偶爾不亂噴信息素的時候竟然也挺可愛的,嗯,偶爾。

─────────
聽說一航戰把妹的方法就是帶著對方吃吃吃(
這間公司的名字大概是「南雲財團」之類的。赤城是很年輕的社長(30)。會長是RJ,基本上已經不管事的半退休狀態。飛龍是研發課的很年輕的課長。蒼龍是行銷部美宣課的職員。野分不是正式職員,是派遣社員,是會計師。嵐是赤城的司機,並且這份工作是透過加賀介紹來的。加賀以前做過醫生。
……嗚嗚嗚寫這章的時候我一直失去控制的腦補司機和會計師一起待在車上聊天吃東西的場景(也不是偷情)(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